易师园---五象起名阁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40华贵型《改名调运书》
接球

子平真诠 上篇

 关闭 [复制链接]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3: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子平真诠
清:沈孝瞻.著    民国:徐乐吾.注    白话注释:苏全有/李风华

              上篇

目录
一、论十干十二支
二、论阴阳生克
三、论阴阳生死
四、论十干配合性情
五、论十干合而不合
六、论十干得时不旺失时不弱
七、论刑冲会合解法
八、论用神
九、论用神成败救应
十、论用神变化
十一、论用神纯杂
十二、论用神格局高低
十三、论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
十四、论用神配气候得失
十五、论相神紧要
十六、论杂气如何取用
十七、论墓库刑冲之说
十八、论四吉神能破格
十九、论四凶神能成格
二十、论生克先后分吉凶
二十一、论星辰无关格局
二十二、论外格用舍
二十三、论宫分用神配六亲
二十四、论妻子
二十五、论行运
二十六、论行运成格变格
二十七、论喜忌干支有别
二十八、论支中喜忌逢运透清
二十九、论时说拘泥格局
三十、论时说以讹传讹
三十一、论正官
三十二、论正官取运
三十三、论财
三十五、论印绶
三十六、论印绶取运
三十七、论食神
三十八、论食神取运
三十九、论偏官
四十、论偏官取运
四十一、论伤官
四十二、论伤官取运
四十四、论阳刃取运
四十五、论建禄月劫
四十六、论建禄月劫取运
四十七、论杂格
四十八、轮杂格取运



一、论十干十二支
原文: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有是四象,而五行具于其中矣。水者,太阴也;火者,太阳也;木者,少阳也;金者,少阴也;土者,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
解读:万物的生生死死,不过就是气的生灭过程。只是要清楚,气的聚散生灭,是由动与静的阴阳形态来表现的。动与静又可以分为老与少这两个层面,而五行除了土以外,都分别代表阴阳动静的两个层面。土因为其特殊性,所以其本身包含了阴阳动静的两个层面。就其原因,则是金、木、水、火的混合而成其为土。所以,你不必知道易经是谁创造的,但要知道,万物之生生灭灭都是因为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的作用变化而产生的。这个简单程式就是:气有动静,动静分阴阳,阴阳分老少,老少成四象,四象成其土,由此生五行。有人曾问:土为什么叫冲气所结?答曰:对冲之方,为金木水火,中土承之。四方交而中土成。所以,土是其余四行混合而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一下九宫八卦图是如何构成的。
原文: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盖有阴阳,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阴阳。即以木论,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甲也;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
解读:既然有了五行,怎么还会有天干地支的分别呢?这是因为,大象中还有小象。金、木、水、火、土是总的大象,但每一象又有其小象存在。如以木论,木是一类象,但木也有阴阳的小象,所以,要用甲来代表木的阳性,用乙来代表木的阴性。那么,甲阳而乙阴的属性又怎么去分辨呢?首先要知道,甲乙都是天干,代表作为木这一类象的阴阳层面,两者是相互作用的,而甲代表木的气,乙代表木的质,两者共同作用了,就是有生命力的木,否则,甲无乙在,木不为木,乙无甲在,死木。所以,甲要成木,必须有其承载,乙要成木必须有其生气。知其所以然,才可以言木之生死。
原文:何以复有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阴阳,则甲为阳,乙为阴,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者也。以寅卯而分阴阳,则寅为阳,卯为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统分阴阳,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地,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之在郡,县官之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
解读:五行阴阳在天成象而为其阳,在地存形而为其阴,所以,五行尚有阳中之阳,阴中之阴,阳中之阴,阴中之阳等四个层面。如以木论,甲乙象天主阳,则甲为阳中之阳,乙为阳中之阴;寅卯象地,主阴,寅为阴中之阳,卯为阴中之阴。天主动,因此,天干之甲乙如木之象,其气其质生发于外而可见;地支之寅卯如木之根,藏于地而隐其形,甲乙要作为,须寅卯承载,寅卯要显功,须甲乙引发。所以,五行的干支阴阳,功用各有侧重,干主外,支主内;支要有用,须露干,干要发力须有支。这就是干支的相互关系。所以,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地,而甲乙施焉。
原文:甲乙在天,故动而不居。建寅之月,岂必当甲?建卯之月,岂必当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迁。甲虽递易,月必建寅;乙虽递易,月必建卯。以气而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而俗书谬论,以甲为大林,盛而宜斩,乙为微苗,脆而莫伤,可为不知阴阳之理者矣。以木类推,余者可知,惟土为木火金水冲气,故寄旺于四时,而阴阳气质之理,亦同此论。欲学命者,必须先知干支之说,然后可以入门。
解读:阳主动,阴主静,干动而支静。如以木论,甲乙为阳,发露为天主动,流行于万物之中,其位置是不定的,;而寅卯为阴,藏伏于地主静,其位置是固定的。但甲乙最为旺盛的时候必然是在寅卯月,所以木旺于寅卯而非其它。其中有所分别的是,甲旺于卯在于气旺,乙旺于寅在于质坚。所以,千万不可按什么大林木之甲喜金克,花卉微苗之乙而惧金伤去论断。乙逢庚难道不是金?但乙逢庚而为其官,何惧之有,甲逢庚而成杀,喜从何来?所以,凡抛弃阴阳之理而妄加议论之谬,均应弃之。只有把阴阳气质的道理弄明白了,才可以迈入命学之门。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论阴阳生克

原文: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而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泄之机,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杀者,使发泄于外者藏收于内,是杀正所以为生,大易以收剑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哉言乎!譬如人之养生,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食,而不使稍饥以待将来,人寿其能久乎?是以四时之运,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解读:阴阳五行,相生有序。前面讲到,动静出阴阳,阴阳有老少,老少交则五行成。五行成而有四时,所以,五行有其循环相生的时序。如木能生火,火能生土,土能生金,金能生水,水有再生木,依春、夏、秋、冬四时运行,五行便各有盛衰,盛者发用,衰者退位,这个规律是不可改变的。五行既有相生,必然也有所克,这个克就是节制或收敛。只有发用之盛,而没有停歇之节,那就没有了四时之序,万物众生岂不乱了套?所以,易理以收敛为性情之实,以秋季为万物所获所悦之节,实在是很有道理的。这道理就象人之饮食,食物虽为养命之所必须,但也不能时时的饮个不停,食个不歇,那样不仅不是养生续命,反是废体害命之举。这个道理学命人不可不知。因此,用之于命里,可以理解为什么阳刃禄劫喜财官食伤而不喜印比,官杀局中为什么喜印绶,这就是生克的道理在其中了。所以,在这里提出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的观念,就是要在五行四时运行的过程中,知道何时当取其生,何时有当取其克,依时取用,从此而知用神出自月令矣。如木盛于夏而杀于秋,秋风扫落叶,木之将绝,似乎也就完了,但为什么又反为其生呢?盛者必衰,衰而复生,秋杀节木,用在使其复得生也。易经有言:天地节而四时成。四时者,春、夏、秋、冬,春生,夏茂,秋实,冬藏,万物生克之序,天地有四时,万物生克亦有四时,五行之运,亦以此序而行也。明此阴阳生克之理,便晓五行生克之序也。
原文:然以五行而统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以五行之阴阳而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同克木,而局有官煞也。印绶之中,偏正相似,生克之殊,可置勿论;而相克之内,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
解读:以五行而论,金生水却克木,木生火却克土,火生土却克金,土生金却克水,水生木却克火,所谓“隔位相克,近而相生”就是这个道理。但是,由于生克之中又有阴阳的差别,所以,五行生克也要仔细分别其异同。如水同生木,但仍然存在同性与异性的差异,所以,壬癸虽同生甲乙,但所生之中,壬生甲,癸生乙为偏,壬生乙,癸生甲为正,而正偏之力必然有殊,只是因其为生者,一般情况下,是喜是忌可以暂不细论。但相克就不同了,因为相克即逢官杀,而官为喜,杀为忌,这是很显然的。如甲逢庚乙逢辛则为杀,此为之忌;甲逢辛,乙逢庚则为官。这个道理是需要认真仔细的去推究的。
原文: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庚者,阳金也,秋天肃杀之气也;辛者,阴金也,人间五金之质也。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天肃杀之气,只外扫落叶,而根底愈固。此所以甲以庚为杀,以辛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杀也。又以丙丁庚辛言之。丙者,阳火也,融和之气也;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秋天肃杀之气,逢阳和而克去,而人间之金,不畏阳和,此庚以丙为杀,而辛以丙为官也。人间金铁之质,逢薪传之火而立化,而肃杀之气,不畏薪传之火。此所以辛以丁为杀,而庚以丁为官也。即此以推,而余者以相克可知矣。
解读:五行生克因阴阳而有别。如庚辛克甲乙,甲为阳,为木之生气,乙为阴,木之形质。而庚金则是阳金,为秋天肃杀之气;辛金则是阴金,为人间金属器具之形质。木之气寄于甲而行于天,逢庚辛金则气敛,气敛则枝叶剥落,剥落者,甲之甲,乙之乙也。甲逢庚则甲气敛,但甲之乙仍存,因此根底愈固,庚伤甲之甲而不伤甲之乙,因此庚为甲之杀;辛伤甲之乙而不伤甲之甲,所以辛为甲之官;乙则相反,庚伤乙之甲而不伤乙之乙,所以庚为乙之官;辛伤乙之乙而不伤乙之甲,所以辛为乙之杀。再以丙丁对庚辛而论其相克的异同。丙为阳火,为融合之气,丁为阴火,如人间的薪传之火,庚为秋天的肃杀之气,遇到丙火则被克去(气与气相克则去),而人间的金属器具则不怕融合之气(气不能克去五行之质),所以,庚以丙为杀而辛以丙为官;但人间金属器具则惧人间的薪传之火(质与质相克则惧),逢则被融化,但肃杀之气则不会被人间的薪传之火所融化,因此,辛以丁为杀而庚以丁为官。只要把握了气与气、质与质相克则去,气与质相克不能克去这个道理,五行生克的法则也就可以了然了。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论阴阳生死

原文:五行干支之说,已详论于干支篇。干动而不息,支静而有常。以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系焉。
解读:干动而不息,所谓干为阳,阳主动,所以动而不止;支静而有常,支为阴,阴主静,所以静而不迁。这是干与支的根本属性。在前面论干支的章节中已有比较详尽的阐述。如甲虽递易,月必建寅,乙虽递易,月必建卯,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等等。说明天干再怎么流动不居,但要使其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势必要等到建禄的来临方可实现;而地支再怎么静而不迁,一但月至其支,当建之干自然也要发挥作用。因此,以干而论,五行十干各有其当建之月,以支而论,五行十二支循环当值亦各有其当旺之干。如此,五行十干的生旺墓绝即可按月建的进退循环而有序的确定下来了。
原文:阳主聚,以进为进,故主顺;阴主散,以退为退,故主逆。此生沐浴等项,所以有阳顺阴逆之殊也。四时之运,功成者去,待用者进,故每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又有一定。阳之所生,即阴之所死,彼此互换,自然之运也。即以甲乙论,甲为木之阳,天之生气流行万木者,是故生于亥而死于午;乙为木之阴,木之枝枝叶叶,受天生气,是故生于午而死于亥。夫木当亥月正枝叶剥落,而内之生气,己收藏饱足,可以为来春发泄之机,此其所以生于亥也。木当午月,正枝叶繁盛之候,而甲何以死?却不知外虽繁盛,而内之生气发泄已尽,此其所以死于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叶繁盛,即为之生,亥月枝叶剥落,即为之死。以质而论,自与气殊也。以甲乙为例,余可知矣。
解读:这段提出了“聚、散、顺、逆、进、退”的概念。阳主聚、顺、进;阴主散、逆、退。从阴阳五行具有聚散,顺逆,进退的特性上看,则阳之生而为阴之死,阴之生亦为阳之死。阳则以进为进,顺而运行四时究其旺衰;阴则以退为退,逆而运行四时究其旺衰。所以,当十二地支轮流运行时,阴阳五行的旺衰也就有其可以确定的规律了。若以木之甲乙而论,甲为木之阳,是木之生气流行于万木之中,其气生于亥而死于午;乙为木之阴,木之枝枝叶叶,受天生气,所以生于午而死于亥,这是一定的。木在亥月的时候发表于外的枝叶已剥落了,收藏于内的生气却已饱足,可以作为来春发泄的生机,因此甲生于亥;木在午月的时候,其枝叶正是繁茂之时,怎么又反说甲死于午呢?这是因为木的枝叶在当午之月虽然最是繁茂,但这时候内里的生气已是发泄殆尽,因此说甲死于午。这是从气的角度来论木的生死,若从质的角度论木之生死又不同了,如乙为木之质,当午之月,木正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所以午为乙之生,当亥之月,木之枝枯叶落,即为乙之死。这是因为木在气与质,阴与阳在进退、顺逆与聚散的对立而产生的必然结果。仅以木之甲乙为例,便可以推究出其余五行的在气质上的聚散、顺逆与进退规律了。如阳干甲、丙、戊、庚、壬为顺为进为聚,故行运四时则顺时而行;阴干乙、丁、己、辛、癸为逆为退为散,行运四时则逆时而行,知其理,便知命行大运而有顺逆,即阳命顺行而阴命逆行。
原文:支有十二月,故每干长生至胎养,亦分十二位。气之由盛而衰,衰而复盛,逐节细分,遂成十二。而长生沐浴等名,则假借形容之词也。长生者,犹人之初生也。沐浴者,犹人既生之后,而沐浴以去垢;如果核既为苗,则前之青壳,洗而去之矣。冠带者,形气渐长,犹人之年长而冠带也。临官者,由长而壮,犹人之可以出仕也。帝旺者,壮盛之极,犹人之可以辅帝而大有为也。衰者,盛极而衰,物之初变也。病者,衰之甚也。死者,气之尽而无余也。墓者,造化收藏,犹人之埋于土者也。绝者,前之气已绝,后之气将续也。胎者,后之气续而结聚成胎也。养者,如人养母腹也。自是而后,长生循环无端矣。
解读:地支有十二,分值十二月,这是不变的,所以谓“静而有常”。如正月必以寅值其月,二月必以卯值其月等等。十干之气虽动而不居,但当其流行于十二月中,则必有生旺墓绝等盛衰之变。如甲生于亥而盛于寅卯,死于午,墓于未等等。由于各月之气盛衰不同,所以,分属十二月则有十二种状态,譬如人之生长过程中有长生、沐浴、冠带、临官、衰、病、死、墓等等共十二种象。因此,万物皆有由衰而盛,由盛而衰的循坏过程,人虽为万物之精灵者,亦不能脱离其生死之数。阳生则阴死,阴生则阳尽。而五行阴阳在十二月中各有其盛衰状态,这个道理不可不知。假如断人六亲盛衰,则以六亲之所属五行代入当值之月,则可判定其六亲盛衰。如甲日生亥月者,亥之于甲是长生,月令不破,则上有兄姐先生于亥,再看父星之戊,戊处于亥而为绝,说明父星衰;次看母星癸,癸处于亥而旺,可知其父母属母强父弱。强者要以克为其生,弱者要以生者为其吉,如此,生克盛衰融合一处,则六亲吉凶可断矣。
原文: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 得长生禄旺,便不为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时产谓投库而必冲者,俗书之谬也,但阳长生有力,而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若是逢库,则阳为有根,而阴为无用。盖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能兼阳,自然之理也。
解读:上一节讲生死,着眼点在如何看天干在月令中所处的旺衰状态。此节讲作为日干的五行在八字组合中的强弱。实际运用中,日干所处之生月,或旺或衰,但即使生于衰月,也不定就弱,如甲生巳午申酉月,月令处衰地,这时如果年、日、时支得一禄旺作强根,这日干就不弱了;又如甲日干生亥寅卯月中,虽得生旺,但干支全为官杀食伤财,除一个月支外,没一个帮身助力的,那就虽旺实弱了。什么叫有根?除了八字中有某五行的生、禄、旺这三支之一可以作为其强根以外,还有一个逢库也可以叫得根。这里需要重点说明的是,若逢生与库这两支时,必须要分辨是阳干的生、库,还是阴干的生、库,阳干与阴干逢长生,阳干的力要大于阴干的力,如甲逢亥比乙逢午有力;而阳干逢库为有根,阴干逢库不能算有根,这是因为阳干的库藏有同类的阴干,而阴干的库没有同类阳干,如甲库未藏乙,丙库戌藏丁,庚库丑藏辛,壬库辰藏癸,这叫阳包阴;而乙库戌,丁库丑,辛库辰,癸库未皆无同类阳干藏于其中,因此,阴不包阳,得之无用。
在具体分析十干在八字中的状态时,一定要明白旺衰与强弱是两类不同的概念。旺不定强,衰不一定弱,这在取用定格分喜忌时十分关键。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论十干配合性情

原文:合化之义,以十干阴阳相配而成。河图之数,以一二三四五配六七八十,先天之道也。故始于太阴之水,而终于冲气之土,以气而语其生之序也。盖未有五行之先,必先有阴阳老少,而后冲气,故生以土。终之既有五行,则万物又生于土,而水火木金,亦寄质焉,故以土先之。是以甲己相合之始,则化为土;土则生金,故乙庚化金次之;金生水,故丙辛化水又次之;水生木,故丁壬化木又次之;木生火,故戊癸化火又次之,而五行遍焉。先之以土,相生之序,自然如此。此十干合化之义也。
解读:天干每每两两相合,若以十干为数十,则以甲一乙二丙三丁四戊五己六庚七辛八壬九癸十为序,一六、二七、三八、四九、五十成对相合,即成阴阳之配。这种组合源于易之河图。究其成图,言未必能尽,但就阳象天而阴象地而言,不易之论。至于甲己合为什么化土,乙庚合为什么化金等等,先生之论未免牵强,而其余诸论又莫衷一是,所以,其之所以各各合而相化者,出于河图之数可定,阴阳相合可定,依次合而相化为土、金、水、木、火之序克定。为什么必须这样或者怎么这样,那就只能见仁见自,各取所需了。这里只要明白十干合与化是什么个概念就行了。
原文:其性情何也?盖既有配合,必有向背。如甲用辛官,透丙作合,而官非其官;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而印非其印;甲用己财,己与别位之甲作合,而财非其财。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财,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乙无分;年甲月己,月上之财,被年合去,而日主之甲乙不与是也。甲用丙食与辛作合,而非其食,此四喜神因合而无用者也。
解读:这段需要仔细领会,因为这段直接与八字关联了。天干两两相合后,除了会化变为另一种五行外,还有合化后与八字组合产生向背的问题需要认识清楚。比如甲日主逢辛为透官,正好为甲所喜,此时若又透出个丙与辛官作合,这个辛官就不能被甲所用了,诸如甲用癸印逢戊合,甲用己财而己被其他甲干合去等等,都不再是日主可用得喜神,这种情况叫做“喜用被合,喜不为喜,用不成用”,财官印食通称为四吉神,吉神怕合去。这里还需要辨别的是,合的位置关系决定能不能合去,一般而言,喜用在年月而年月相合者,必定被合去;喜用在时,年月之干不一定能合去。所以,遇到天干相合的情况,一定要记住以此为判定能不能合去的标准。
原文:又如甲逢庚为煞,与乙作合,而煞不攻身;甲逢乙为劫财,甲逢丁为伤,与壬作合,而丁不为伤官;甲逢壬为枭,与丁作合,而壬不夺食。此四忌神因合化吉者也。
解读:前面讲了财官印食四吉神怕合去,遇到煞伤枭刃四凶神遇合怎么判断?这里就需要有个顺、逆的概念了。既然四吉神顺用怕合去,那四凶神逆用则不怕合去。因此,四凶神遇合反作吉断,自然之法则。如甲日逢庚煞,透乙合煞则煞不攻身;甲日逢乙为劫刃,逢庚煞合去则刃不夺财;甲日逢丁为伤官,透壬印而合丁而官不受其伤;甲逢壬为枭印,逢丁合枭,枭不夺食。这种种的相合,皆使凶神受到节制而不能为其凶,所谓化凶为吉,这就是逆用成功的结果。

这理说到性情与向背,含有两个意思:一,性情就是吉凶;二,向背就是顺逆。

原文:盖有所合则有所忌,逢吉不为吉,逢凶不为凶。即以六亲言之,如男以财为妻,而被别干合去,财妻岂能亲其夫乎?女以官为夫,而被他干合去,官夫岂能爱其妻乎?此谓配合之性情,因向背而殊也。

解读:十干之合既有所喜,也有所忌。吉者被合,吉不为吉,凶者被合,凶不为凶。吉者忌合,凶者喜合。如甲日主以己为妻财,得用为之喜,若是被他干合去,那就不是甲日主的妻财,得此己财非为所喜,反忌此而为凶。余之吉神逢合,亦同此类推论之。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论十干合而不合

十干化合之义,前篇既明之矣,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何也?
解读:十干的化合及其性情向背在前一章节中已经讲明白了,但十干还有看似相合,实则不合的情况存在,这是为什么呢?
原文:盖隔于有所间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从中间之,则交必不能成。譬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间隔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于势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无也。
解读:这是因为相合的两干之间有其它天干相隔,阻碍了两者的相合。比如甲与己,两者本是相合相亲的关系,但若两者间存在一个庚,这个甲因为受到庚的克制,便不敢或者无力再去合己,其间式如己、庚、甲;其余合者,可如式类推出不能相合的情况。所以,本是相合的两干之间,只要存在克制相合的两干中的任一干者,都以不合论处,这叫制合(因受克制而不能成合)。不能合的两者,其作用于命之吉凶,只能分而论之。
原文:又有隔位太远,如甲在年干,己在时上,心虽相契,地则相远,如人天南地北,不能相合一般。然于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为祸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解读:隔位太远即指年月遥合这种情况,两者间虽不被制隔,但因其位置距离太远,虽合,但合得不到位,只得化合的两三分力。比如年甲时己,虽无庚制甲,尚可论合,但力量不足以改变两者的本来属性,所以,在论命时,这种相合还得以两者的分别作用为主,共同作用为辅来看待。恰恰这种情况最不好把握,需要进一步的仔细体会和揣摩方可运用得当。
原文:又有合而无伤于合者,何也?如甲生寅卯,月时两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为合一留一,官星反轻。甲逢月刃,庚辛并透,丙与辛合,是为合官留煞,而煞刃依然成格,皆无伤于合也。
解读:所谓“合而无伤于合者”,即是相合的两者对八字组合产生了好的结果。这种情况分成两种类型:一是合一留一;二是合杂留清。合一留一的情况如干透两官而重,重官似杀,遇之为忌,若得一物(或食或伤或劫)制合官星,则官星变轻(清),如此即对八字组合产生了好的结果;合杂留清的情况如干透官煞,而官煞同透则为杂,遇之犹忌,若得一物或合官清煞,或合杀清官,在八字组合中产生了好的结果。注意,这里讲“产生了好的结果”是“合而无伤于合者”必然。
甲生寅卯月透官杀,即月令劫刃用官煞,但官煞混杂不清是八字组合中的大忌,这时得一物合一存一,合去了多余的,留下了需要的,这就是产生了好的结果。余后诸格均以此类推即可。
原文:又有合而不以合论者,何也?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假如乙用庚官,日干之乙,与庚作合,是我之官,是我合之。何为合去?若庚在年上,乙在月上,则月上之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为合去也。又如女以官为夫,丁日逢壬,是我之夫,是我合之,正如夫妻相亲,其情愈密。惟壬在月上,而年丁合之,日干之丁,反不能合,是以己之夫星,被姊妹合去,夫星透而不透矣。
解读:在十干相合中,有一种情况是不能以相合论处的。这就是日干本身之合,如五阳干逢正财合,五阴干逢正官合。如甲日干逢己来合,己为甲之正财,即为日之我财来合,庚为乙之正官,即为日之我官来合,这种合是不能改变相合者的本来属性的。所以,当财来合日,依然是我财,当官来合日,依然是我官,即不能把财官合走,当然也不可能把日干之我合没有了。所以,日干相合为本身之合,不能因合而去之。这是一种特殊情况。
日干相合者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合去呢?只有天干上出现与日干相同的比肩,而相合者与比肩出现在年月位置上,这时因为比肩先与财、官发生作用,日干便不能与财、官相合,这时发生了合而不合的另一种情况。
两种情况:一是因日干本身成合;二是因比肩合去财、官而日干本身反不能得合。
原文:然又有争合妒合之说,何也?如两辛合丙,两丁合壬之类,一夫不娶二妻,一女不配二夫,所以有争合妒合之说。然到底终有合意,但情不专耳。若以两合一而隔位,则全无争妒。如庚午、乙酉、甲子、乙亥,两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留官,无减福也。
解读:天干相合还存在争合与妒合这两种情况。如月干逢年时两干来合(争),或是年月干同合时干(妒),这两种情况都可以论相合,只是所用之情不专一,理解上可以认为因争妒而减弱的相合的力量。
又有一种情况是可不以争合妒合论断的,这就是出现了两合一而隔位情况。这是指月时两干同合年干,因时干有日干为同类相隔,使时干无力企及年干,因此不能与之相合。比如高太尉的八字:庚午、乙酉、甲子、乙亥,时干乙因隔了甲乙,便不能企及到年干庚,月干乙可以在无争妒的情况下得与庚干尽力相合。
争合妒合在八字组合上是比较常见得,其使用之法需要仔细分辨。
还有就是,遇两干合日干怎么论?既然合日干在前面讲了不为合去以及合而不合的情况,那么,就存在月时两干或年时两干争合日干与年月两干妒合日干这三种情况。同样以合而不专论处便可以了。若要再细分,就得看年与日之间得月干克不克制年干,或者月干被不被年干所制,若被制,则不能与日干相合,时干则与日干相合成功。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论十干得时不旺失时不弱

原文:书云,得时俱为旺论,失时便作衰看,虽是至理,亦死法也。然亦可活看。夫五行之气,流行四时,虽日干各有专令,而其实专令之中,亦有并存者在。假若春木司令,甲乙虽旺,而此时休囚之戊己,亦尝艳于天地也。特时当退避,不能争先,而其实春土何尝不生万物,冬日何尝不照万国乎?
解读:命理典籍中有“得时为旺,失时为衰”的说法,这虽然是规律,但这个规律也不是死的,也要灵活运用才好。五行之气流行四时,各有旺衰之节,即就是专旺之时,也还有同生同旺的其他五行存在,就如春木司令,甲乙当旺,但其受克的土气未必就完全泯灭了,只是不能与当旺之木气相争,避而让之,所谓休囚者退,如此而已。春土亦生万物,冬阳亦暖万国,只是力量的大小不同而已。因此,五行衰者,未必见其凶,五行旺者未必见其善,必须辩证的去看待五行的强弱与旺衰之用。
如甲生卯月,木之专旺,旺者宜节之,因此,土、金、火三者皆可成其用,阳刃喜煞,木得金煞而土助之即成大格,此弱土亦能生金也。又如庚生子月透丙为杀,伤官制杀,若无此丙杀,寒金冻水,了无生息,水虽旺又有何用?得一丙火照暖全局,身暖水流煞有制,贵局即成。此冬日照寒局,非富即贵也。所以,囚令之物即使弱,只要符合命局之需,亦为可贵可用之物,不可不察。
原文:况八字虽以月令为重,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时,亦有损益之权,故生月即不值令,而年时如值禄旺,岂便为衰?不可执一而论。犹如春木虽强,金太重而木亦危。干庚辛而支酉丑,无火制而晃富,逢土生而必夭,是以得时而不旺也。秋木虽弱,木根深而木亦强。干甲乙而支寅卯,遇官透而能受,逢水生而太过,是失时不弱也。
解读:八字的五行旺衰虽然是以月令为重,但年月日时也有抑强扶弱的作用。所以,八字五行十神即使在月令处休囚,但若年时之中得到禄旺扎根,便不能以衰弱论断。就如春生之木虽然强旺,但若局中庚辛多见而支又逢酉丑结局,这时若没有火去制金,还又土去生金,那么,就会导致金太重而木倾危的局面,无富贵克求了。这个春木虽得时令,却并不旺盛,不能承受土金的克耗,严重的还可能导致夭折。而秋木虽然不得时令,但只要局有寅卯为其根,干有甲乙为其助,这个秋木就衰而不弱了,透官而可受,透财亦可担,若再逢水生之,反而太过,不为其吉。这就是失时而不弱。
怎么判断五行在局中的旺衰强弱,除了要以月令为依据外,还要看年月日时中是否有其禄旺之支,天干是否透出同类帮身,不能简单的把失令者判断为衰弱,得令者判断为强旺。干有势,支有根便衰而不弱;干无势,支根独,即使当令亦为弱。这是判断八字五行强弱的基本法则。
原文: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如乙逢午、丁逢酉之类,然亦为明根,比得一余气。盖比劫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解读:十天干在八字中的不管其是否月令旺衰,只要四柱地支中有其根气,就可以承受得起财官杀食伤等十神的克、耗、泄。既然如此,那么,由此可知日元之干只要四柱有根气,便不可轻易论从,因为日有根气,能承受得起财官煞食伤,就没必要去从。从与不从的判断标准之一,在于有无根气。
什么是天干的根?这里讲明白了——长生、禄旺、墓库和余气。只要天干见地支有如上之生、禄、旺、库、余气者,便作有根,也就不能轻易论从。根又有轻重之分,得长生、禄旺为根重;得墓库、余气为根轻。轻重的力量依次是墓库(得一比肩不如得一墓库),余气(得两比肩不如得一余气),生禄旺(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长生禄旺的力量大于余气,余气的力量大于墓库,墓库的力量大于透干的一比肩。
墓库是对阳干而言,如甲逢未库,因为未中藏乙,阳能包阴,阴干墓库无本气藏干,不为有根论,如乙墓在戌,戌中无甲,便不能作为乙的根气,阴不包阳。余干同如此论。
余气是对阴阳干,如木之余气在辰,木是个总体概念,包含了甲乙。其余五行亦仿此论即可。
子为什么也被列入“长生”(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这是从“生”的意义上考量和决定的。印旺而生其子,母旺则子相,子是甲母水之旺,水即旺,则可挫金之锐,制火之炎,御土之顽,甲乙得旺母之生庇,即如得深根一般,不畏克耗泄了,也就能受财官食而当伤官七煞了。
阴长生不如阳长生根重,但依然算是得根,与得一余气相当,不算弱。
如上,干支根气的轻重基本上在力量划分上已很清楚明了,依此分析和判断干支的强弱便有了标准。
天干为生发之气,体现在外,如朋友帮助扶持;根支如自家之根本,体现在内,如家人之相资助力。这个内与外的概念在具体事物的判断运用上很重要,须细心体会。
干多不如根重,这是自然之理。八字强弱在分析中,以支为重,但这不能与行运和流年判断上的“重支不重干”混为一谈。
原文:今人不知命理,见夏水冬火,不问有无通根,便为之弱。更有阳干逢库,如壬逢辰、丙坐戌之类,不以为水火通根身库,甚至求刑冲开之。此种谬论,必宜一切扫除也。
解读:在八字干支强弱的判断分析中,如前所言,不要简单的以月令旺衰下结论,而要从四柱整体配合上去综合分析。如夏水气衰,但若支中有一生、禄、旺、库为其根,便不能轻易断弱。特别要注意的是,阳干逢库,如壬逢辰,丙逢戌之类,壬以辰为库而得其根,丙以戌为库而得其根,壬虽生夏,丙虽生冬,得其根便不以弱断,但根库怕冲,冲则根坏,根坏何以受财官而当煞食?所以,这种情况下是不可以用什么刑冲理论去谋求开库寻用的。学命者对此不可不知。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2 14: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论刑冲会合解法

原文:刑者,三刑也,子卯巳申子类是也。冲者,六冲也,子午卯酉之类是也,会者,三会也,申子辰之类是也。合者,六合也,子与丑合之类是也。此皆以地支宫分而言,系对射之意也。三方为会,朋友之意也。并对为合,比邻之意也。至于三刑取庑,姑且阙疑,虽不知其所以然,于命理亦无害也。
解读:刑、冲、合、会是八字命理最常见也是最为关键的基础概念,并且只存在于支与支之间的相互作用中,因此,只有在讨论地支之间的相互关系时,才可使用这类概念。
刑,顾名思义,含有惩罚、伤害、灾厄,不顺等隐义。
刑又分别有生处相刑,如巳申寅;墓库相刑,如戌丑未;生旺相刑,如子卯相刑;旺库自刑,如亥亥自刑、午午自刑、酉酉自刑、辰辰自刑等等。
冲,含有冲突、矛盾、对立、伤害,破损、争斗、不可调和等隐义。地支是由十二支组成,分别代表四方八面的宫位位置,这就使宫与宫之间每隔六位形成一个对角关系,如子与午、丑与未、寅与申、卯与酉、辰与戌、巳与亥这六对地支的关系就是对角关系,这种组合构成了地支之间的冲突作用。冲比较容易分别,除了辰戌丑未是墓库对冲以外,其余四对都是生旺之冲,子午卯酉都是旺处之冲,寅申巳亥都是生处之冲。
刑冲者,因其组合有所不同,因而也有其不同的表征与结果,这个需要作进一步的讨论。
会,含有聚集,结合、团结、势力、联合等隐义。在真诠系列中是专指三方之会,如申子辰水局,由金水木方构成;巳酉丑金局,由火金水方构成;亥卯未木局,由水木火方构成;寅午戌火局,由木火金方构成。这与其它系列或派别将寅卯辰会成东方木局、巳午未会成南方火局、申酉戌会成西方金局、亥子丑会成北方水局的概念有所不同。
合,含有结合,依靠、变化等隐义。天干有五合,而地支有六合,六合仅对地支而言。在十二地支位置上,两者之间形成平行而又相邻的组合关系称为六合。如子与丑、亥与寅、戌与卯、酉与辰、申与巳、未与午这六对自合。六合中由于相合者的自然属性并不一样,所以又有生合克合的差异。如子丑、卯戌、巳申为克合,寅亥、辰酉、午未为生合。
刑冲会合在八字地支中的组合关系,即使不知道其源头出于何处,但其作用对命理的研究也是无害的。比如自刑,出于何处,或许没有一个正确的出处可以寻觅,但其作用则并不会因此而废弃。自刑,顾名思义的理解,就是因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受到损害。
原文:八字支中,刑冲俱非美事,而三合六合,可以解之。假如甲生酉月,逢卯则冲,而或支中有戌,则卯与戌合而不冲;有辰,则酉与辰合而不冲;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冲;有巳与丑,则酉与巳丑会而不冲。是会合可以解冲也。又如丙生子月,逢卯则刑,而或支中有戌,则与戌合而不刑;有丑,则子与丑合而不刑;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刑;有申与辰,则子与申辰会而不刑。是会合可以解刑也。
解读:在八字地支组合中,逢刑逢冲都不算好事。因为刑与冲都能对八字结构产生不稳定的作用。尤其是局中喜用神被刑被冲都容易使格局遭受破坏。但是,事物也不是绝对。当八字地支中有刑冲组合时,若遇其它地支与冲刑之支有会合的关系,那么,这个冲刑就可以因有会合而得到调解。
如甲生酉月,酉为甲官,地支有卯冲酉就把酉官冲坏了,这时若其它地支有戌字与卯相合,有亥未与卯相会,有辰与酉相合,有巳或丑与酉相会,这样就可以得到调解,卯因有它字与其相合会,或酉有它字与其相合会,构成了另一种组合关系,解决了两字之间的矛盾,彼此也就相安无事了。这是会合可以解冲的组合关系。
又如丙生子月,地支有卯字与子相刑,此时支中有丑字与子相合,有戌字与卯相合,这就可以因合而解除了两者相刑的关系;或者局中地支有申辰与子相会,有亥未与卯相会,这样也可以因会而解除了子卯相刑的关系。所以,地支遇刑冲,在特定条件下,逢会合是可以解除这种矛盾关系的。
原文:又有因解而反得刑冲者,何也?假如甲生子月,支逢二卯相并,二卯不刑一子,而支又逢戌,戌与卯合,本为解刑,而合去其一,则一合而一刑,是因解而反得刑冲也。
解读:地支合与会都可以解除刑冲的矛盾,但在一些特殊组合上又会因合会而导致地支之间的刑冲,这是需要仔细分辨的。如甲生子月,支逢两卯,两卯本来是不刑一子的,但若支中又有一戌字与其中一卯相合,这时就使另一卯与子构成了刑的关系。这是因合而导致相刑的结构。从这个例子上可以举一反三,八字地支本有两不冲一,两不刑一特殊性,若遇有字与其一相合,则会导致合一而刑冲其一的结果。如甲生酉月,年时逢卯,两卯不冲一酉,但日坐戌与其中一卯相合,这时就导致了其中一卯冲酉的结果,官格因冲而坏。
原文:又有刑冲而会合不能解者,何也?假如子年午月,日坐丑位,丑与子合,可以解冲,而时逢巳酉,则丑与巳酉会,而子复冲午;子年卯月,日坐戌位,戌与卯合,可以解刑,而或时逢寅午,则戌与寅午会,而卯复刑子。是会合而不能解刑冲也。
解读:这段对于初学入门者很重要,其中解答了六合大于半三会还是小于半三会的问题。年子月午,年月子午犯冲,若日支得丑合年支子,这个丑就可以解去子午冲,或者日坐未与午合,也可以解冲,但是,若时支是巳酉,因丑与巳酉会,丑不能合子,子则冲午;若又子年卯月,子本刑卯,日坐戌而合卯,则子不能刑卯,但若时支为寅或午,戌与寅午会之,则不再与卯合,子便可以刑卯了。这是因会合而反致刑冲的组合。
其要点在于,原局有会合可以解刑冲,却被另一个会合破坏了。
同时,这一节所列举的例子说明半三会大于六合。如子刑卯,得原局之戌合卯或得原局之丑合子皆可解刑,但若原局出现寅午会戌或巳酉会丑,即解去原局的卯戌合或子丑合,命局复成子卯之刑。这类会合不能解刑冲的组合,会局不必全,只要两字组合即可。如戌卯合,有寅或午任一字与戌组合成会局,则寅或午与戌会优先,卯不再合戌,也就是合局逢会局,合局须退位。
原文:更有刑冲而可以解刑者,何也?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不为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又与酉冲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立,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于别宫刑冲,六亲不无刑克,而月官犹在,其格不破。是所谓以刑冲而解刑冲也。
解读:刑冲不仅有会合可解,刑冲也可以解刑冲。这是从轻重的角度来审度的。八字以用神为重,其余为轻,月令为重,其余为轻。所以,八字月令用神被刑冲是格局被破坏最为严重的一种形态。凡遇此类情况,有不有救,除了看有无会合解之以外,就看有没有别的宫位冲刑破神。如丙生子月逢卯刑子,有一酉字冲卯,卯被冲则不刑子,月令用神因酉冲卯而得到保全。若甲生酉月,卯来冲之,酉官即使旺相也会因冲而坏,此时若有一子字刑卯,则卯因子刑而不冲酉官,酉官月令用神因子刑卯而得到保全。这种以刑冲解除月令用神被刑冲的组合,虽然也会给六亲所临的宫位带来损害,但对于月令用神而言,却能得到保全,格局不因刑冲而被彻底破坏,属于有救的组合。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论用神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顺逆之大略也。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正官佩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神,不以为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见偏印透食,不以为泄身之秀,而以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与食神逢枭同论;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绶逢煞者同论;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制煞,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将若之何?如木生寅卯,日与月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财官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然终以月令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论用神成败救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贴,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而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
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有成,全凭救应。何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其庶几乎!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论用神变化

用神既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故若丁生亥月,本为正官,支全卯未,则化为印。己生申月,本属伤官。藏庚透壬,则化为财。凡此之类皆用神之变化也。
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何谓变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壬生戌月逢辛而化煞为印,不专以煞论。此二者以透出而变化者也。癸生寅月,月令伤官秉令,藏甲透丙,会午会戌,则化伤为财,即使透官,可作财旺生官论,不作伤官见官。乙生寅月,透戊为财,会午会戌        则月劫化为食伤。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变之善者。
何谓变之而不善?如丙生寅月,本为印绶,甲不透干而会午会戌,则化为劫。丙生申月,本属偏财,藏庚透壬,会子会辰,则化为煞。如此之类亦多,皆变之不善者也。
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令,格成正官,而印为兼格.癸生寅月,透丙化财,而又透甲,格成伤官,而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如此之类甚多,是皆变而不失本格者也。
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变化不灵,善观命者,必于此细详之。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论用神纯杂

用神既有变化,则变化之中,遂分纯、杂。纯者吉,杂者凶。
何谓纯?互用而两相得者是也。如辛生寅月,甲丙并透,财与官相生,两相得也。戊生申月,庚壬并透,财与食相生,两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并透,煞与食相克,相克而得其当,亦两相得也。如此之类,皆用神之纯者。
何谓杂?互用而两不相谋者是也。如壬生未月,乙己并透,官与伤相克,两不相谋也。甲生辰月,戊壬并透,印与财相克,亦两不相谋也。如此之类,皆用之杂者也。
纯杂之理,不出变化,分而疏之,其理愈明,学命者不可不知也。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论用神格局高低

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煞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状,岂可言传?然其理之大纲,亦在有情无情、有力无力之间而已。
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财忌比劫,而与煞作合,劫反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
贵,亦以其有力也。
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
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逢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强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昂,又或辛丁并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
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伤官佩印,本秀而贵,而身主甚旺,伤官甚浅,印又太重,不贵不秀,盖欲助身则身强,制伤则伤浅,要此重印何用?是亦无情也。又如煞强食旺而身无根,身强比重而财无气,或夭或贫,以其无力也。是皆格之低而无用者也。
然其中高低之故,变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随时观理,难以拟议,此特大略而已。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论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

八字之中,变化不一,遂分成败;而成败之中,又变化不测,遂有因成得败,因败得成之奇。
是故化伤为财,格之成也,然辛生亥月,透丁为用,卯未会财,乃以党煞,因成得败矣。印用七煞,格之成也,然癸生申月,秋金重重,略带财以损太过,逢煞则煞印忌财,因成得败也。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因成得败之例也。
官印逢伤,格之败也,然辛生戊戌月,年丙时壬,壬不能越戊克丙,而反能泄身为秀,是因败得成矣。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是因败得成矣。如此之类,亦不可胜数,皆因败得成之例也。
其间奇奇怪怪,变化无穷,惟以理权衡之,随在观理,因时运化,由他奇奇怪怪,自有一种至当不易不论。观命者毋眩而无主、执而不化也。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论用神配气候得失

论命惟以月令用神为主,然亦须配气候而互参之。譬如英雄豪杰,生得其时,自然事半功倍;遭时不顺,虽有奇才,成功不易。
是以印绶遇官,此谓官印双全,无人不贵。而冬木逢水,虽透官星,亦难必贵,盖金寒而水益冻,冻水不能生木,其理然也。身印两旺,透食则贵,凡印格皆然。而用之冬木,尤为秀气,以冬木逢火,不惟可以泄身,而即可以调候也。
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而金水见之,反为秀气。非官之不畏夫伤,而调候为急,权而用之也。伤官带煞,随时可用,而用之冬金,其秀百倍。
伤官佩印,随时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火济水,水济火也。
伤官用财,本为贵格,而用之冬水,即使小富,亦多不贵,冻水不能生木也。
伤官用财,即为秀气,而用之夏木,贵而不甚秀,燥土不甚灵秀也。
春木逢火,则为木火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论;秋金遇水,则为金水相涵,而冬金不作此论。气有衰旺,取用不同也。春木逢火,木火通明,不利见官;而秋金遇水,金水相涵,见官无碍。
假如庚生申月,而支中或子或辰,会成水局,天干透丁,以为官星,只要壬癸不透露干头,便为贵格,与食神伤官喜见官之说同论,亦调候之道也。
食神虽逢正印,亦谓夺食,而夏木火盛,轻用之亦秀而贵,与木火伤官喜见水同论,亦调候之谓也。此类甚多,不能悉述,在学者引伸触类,神而明之而已。
 楼主| 韩秉霖 发表于 2020-1-4 13: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论相神紧要

月令既得用神,则别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辅者是也。如官逢财生,则官为用,财为相;财旺生官,则财为用,官为相;煞逢食制,则煞为用,食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变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赖此一字而成者,均谓之相也。
伤用神甚于伤身,伤相甚于伤用。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壬,则合伤存官以成格者,全赖壬之相;戊用子财,透甲并己,则合煞存财以成格者,全赖己之相;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戊之相。
癸生亥月,透丙为财,财逢月劫,而卯未来会,则化水为木而转劫以生财者,全赖于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泄气,不通月令而金气不甚灵,子辰会局,则化金为水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赖于子辰之相。如此之类,皆相神之紧要也。
相神无破,贵格已成;相神相伤,立败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印,制伤以护官矣,而又逢戊,癸合戊而不制丁,癸水之相伤矣;丁用酉财,透癸逢己,食制煞以生财矣,而又透甲,己合甲而不制癸,己土之相伤矣。是皆有情而化无情,有用而成无用之格也。
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种议论,一种作用,一种弃取,随地换形,难以虚拟,学命者其可忽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易师园---五象起名阁 ( 豫ICP备19042977 )

GMT+8, 2020-6-6 13:34 , Processed in 0.05268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